台湾凌零出版社

2012年9月28日,厦门凌零图书策划有限公司旗下的凌零出版社在台湾成立,该出版社主要负责在台图书出版,版权交易,数字图书出版等业务,为了履行公司使命,公司长期推出5000元台湾出书计划,以回馈读者。目前,本社已出版图书如《杏花盛开之后》、《明威威历险记》、《叛逆》、《城埂下的少爷》、《文艺哲学》、《生活学原理》、《此情可待成追忆》、《诗意的生命哲学》、《深红天空》等。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凌零出版社 > 新书展示

图书名称:《西藏情人》

基本信息
  • 作者:三無
  • 出版社:凌零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3年8月
  • 定价:240元新台幣

書名《西藏情人

作者:三無

ISBN9789868974753

出版社:凌零出版社

定價:240

【關於本書】

 本書講述了幾個年輕人在西藏的坎坷故事。上海女子瑗朵對生活失去激情,不明生存意義所在,辭職漂泊,途經拉薩。四川女子佚羲因男友胃癌去世,深受打擊,留藏療傷。援藏幹部澮青,駐吧歌手卓瑉,他們在旅館相遇並結伴同行,殊途同歸……

   

【關於作者】

    ,原名劉天雁,作家,詩人。

目錄:

〇一章 走進拉薩(1

章 走進拉薩(2

章 倉央嘉措的情歌

章 羊湖之藍

……

十七章 格桑梅朵(1

十八章 格桑梅朵(2

〇一章 走進拉薩(1

列車從可可西里唐古拉山的山上翻過,歷經五十多個小時的顛簸,到達拉薩。這是瑗朵到達拉薩的第一天。她沒有初到的欣喜興奮,很平靜的神情,回望著火車站上方高高的“拉薩”兩字。有警察出來,火車站門口的人流逐一散去。她背起背包,在火車廣場站坐上前往布達拉宮廣場的公車,徒步路經北京東路尋找能落腳的地方。入藏之前,她簡單地做了拉薩旅遊攻略,網上有人大推八朗學旅館。輾轉多時終於找到八朗學的住所,不料肄業裝修。她原路走回吉日旅館,也人滿為患,後在東措找了張床位。

是夜,十月的拉薩,月高風大,拍打著肌膚,乾澀清朗。瑗朵住的是多人間,她放好行旅,爬上床斜躺了一會兒。這個十二人的床位間,此刻空無一人。放眼床鋪,甚是淩亂。床與床之間掛著毛巾,衣物,床下丟棄著髒兮兮的襪子。她低頭看了看,時刻指向八點整。有人告訴她,剛到拉薩,不能洗澡,也不能運動,避免高原反應。她微笑,這下連懶的理由都不需要了。她起床,無所事事地摞了下被褥,拿著保溫瓶去打白開水。拉過行囊,從外面的小袋裡取出一小片紅景天及幾片人參片放進蘋果綠的瓶杯裡。入藏之前,她與男朋友之睿在一起生活。之睿開著一間不大不小的貿易公司,她從事著平面廣告設計的工作。之睿喜交朋友,家裡晚晚麻將聲不斷。她坐在家裡,他是她的全部。十幾平方米的房間,二十四小時煙霧繚繞。

她時常在夜半的時候趿著拖鞋下樓,有時候是獨自散步,有時候是之睿說肚子餓,讓她下來買夜宵。她站在人群堆裡,酒紅燈綠的街邊,有種遺失的美好。暗藍的夜空巴掌般大,懸在頭頂,樓宇與樓宇之間的夾縫。聖經有這樣一句話,“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她回過頭看自己生活過的地方,房子對面是間超市,超市旁邊是間藥店。她拿著列印好的高原藥單,走進店裡,對著目錄一個個地選。黑加白,必理通,丹參片,複方丹參滴丸……回來的時候,她把藥袋藏在身後,之睿問她買了什麼,她說沒有什麼。之睿見問不出究竟,跑過來看,瑗朵從他同學的身旁閃過去了。她緊護著藥袋,堅持不讓打開。之睿問“你要去哪裡?”

瑗朵說,“沒有去哪裡。”

之睿說,“你不說我也知道。”

瑗朵說,“既然知道還來問我?”

之睿的表情隨即開始暗淡,夜晚的燈光把它打落在麻將上,與他瘦小的面頰的影子印在一起。他賭氣地向床上躺下去,影子也跟著往床上倒。一整晚,他沒有再跟她說一句話,她也沒有向他解釋的意思。事實上去哪裡重要嗎?不重要。只是個地方,她藉以自我放逐的一個地理名詞。他不在,所有地方都是一個共同的名字,她不過是路人,所有風景都一樣。他要她走,她不能不走。

想到之睿,瑗朵感到全身上下壓抑的痛,整個人懸在半空,心底浮落浮落,不知道要到哪裡去。她坐在床邊,那傷痛便鋪地蓋地,四面八方向她襲來。牆上是各種各樣的塗鴉,也許是一個女子,她在上面寫著,“我又來了,還是這張床位,這個旅館,這個城市,可是沒有你。”落款寫得草,她分不清是什麼字。她伸手去撫摸著這行字,猜測這字裡行間的故事。也許是萍水相逢的一段情,或者是在一起多年的戀人掙扎放手。這樣想著,她也從背包裡面拿出支圓珠筆在牆上用力抹著,“入藏第一天,瑗朵。10.29

有人來敲門,是服務員的聲音,問棉被可夠?瑗朵回答,已夠。

服務員說,如果不夠,可到二樓服務廳領取。

瑗朵支支吾吾地回應著,拿出筆記本準備下一樓,找前要無線網路的帳號跟密碼。她蹬蹬下樓,小木梯在腳下咯吱。有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地圖,一筆一畫地在筆記本上寫著,做著藏攻略;有人嘴裡叼著煙,看著夜空出神,像在研究著什麼,是煞有介事的表情。灰白的煙圈從他鼻孔裡噴出來,像個舞者,恣情演繹,在激情處與黑暗融為一體也有三兩個相伴站一塊,身子半伏在扶欄上說話。整條走廊,人來人往。搭訕是常有的事,大家萍水相逢,隨時說話,隨時消失。也有長期居住的人,而極大部分的一些人只是停留一兩晚就會再次出發。大家從不同的地方,世界的某個角落,翻雲過海,跋山涉水,彙集到這個城市,這個旅館,而又迅速各有目標地分散進入高原的不同地區。

服務台的旁邊擺著幾張沙發,中間是紅木茶几。她在沙發上坐下,打開電腦,怎麼也打開不了電腦的無線網路。有人過來問清楚原因,拿去服務台弄了一下,又遞回給她,說是無能為力。瑗朵因為急查郵件,只能坐在沙發椅上一個一個按鈕隨便亂按,一邊生氣地自言自語。

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坐著一個男生,突然在她稀疏的劉海前透出半個頭,“我的電腦你可以先用,我來幫你。”說著把電腦遞給她。

瑗朵抬頭接過電腦,說了聲謝謝。她打開郵件查看,之睿的頭像亮著,她把滑鼠箭頭指向他的頭像,想要告訴他,她已經到了西藏,一切安好,讓他勿掛念。字落在螢幕,卻怎麼也發送不出去。她突然感到害怕,怕被拒絕,怕絕情,怕之睿那冷冰冰的字語。也許他根本就沒念,又何來掛?她把對話視窗倏地關掉,左手抵住下頷,空洞落寞的眼神遊移在鍵盤上浮萍,怎麼抓也抓不住。那男生坐在身邊安靜地看著她,她這才發現自己的電腦早已被修好。大廳的光線昏弱,她看不清楚對方的臉。窗上有花的清香,一隻小貓蜷伏在花的大片陰影裡,隱約可以看見對面樓那藏青的門簾在黑暗中晃來晃去。

“我叫澮青,你呢?”

“我叫瑗朵。”

“你一個人入藏?”

“嗯,你呢?”

“我也是。你南方人麼?”

“上海。”

“我北京的。”

他們在沙發上道晚安,瑗朵一手抱著筆記本抵在胸前,一隻手拿著手機向門外走去。掀起門簾,呼嘯的寒風從敞開的門徑洶湧而進。她站在門外,外面月華如水,從瓦藍的天空上,透過一朵朵豐滿的白雲,落在她的腳底旁邊。她不由自主打了個寒噤。手機這時候突然就響了,她低頭去看,以為是之睿,正喜不自勝,卻是一個供應商催要貨款的聲音。她寒暄了一會兒,在彌漫著思念的屋簷前,氣餒地掛掉話機。上帝就喜歡這樣開玩笑,讓你看到一絲希望,又讓你失望得徹底。

她用抓著手機的手理了理大衣的衣領,向客房走去。時間尚早,房間仍是空空如也,所住的旅客都沒回來。她靠著床發了一會兒呆,整個的臉呈映在手機螢幕TFT的微光裡。她看著螢幕裡自己日漸消瘦陌生的臉,日子一天天過去,歲月一天天累積,這張臉在一天天變化。她伸出左手,緊捂住臉的左半部分。她認真地看,目不轉睛地看,幾乎不認識自己的臉。也許人不需要滄桑,歲月本身就夠沉重了。她放好手機,準備脫鞋上床,極其快速的一瞬,整個世界突然黑暗下來了。這突如其來的黑暗讓瑗朵無所適從,不知道是停電還是旅館電源開關跳閘,她焦急地摸索著一步步向門口挪動。恐慌緊張焦躁像個連體嬰兒,從心的最底端開始,向她的潛意識襲來。這世界霎時變得擁擠,屯街塞巷,螳螂黃雀,車馬輻輳。菩提門下,水泄不通。她在擁擠中突圍,慌亂中摸到一隻貓的腿,柔柔軟軟,從手掌心滑過。她站也站不穩,不知所措,腳底發軟,不由尖叫起來。這尖叫聲衝破房門,屋頂,直往門外逃。她勉強扶著書桌的邊緣站住,挨著桌子站了許久。深呼吸了一口氣,準備一鼓作氣閉上眼睛往外沖。就在她意欲踏開步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門被推開了,一個烏黑的人影站在門口,緩緩向她走來,一地的月光躲在他身後怯怯窺望。

“是我,別怕。”澮青的聲音。黑暗中瑗朵看著他的身影慢慢向自己靠近,銀盤的月光乍泄般灑落在他的臉上,能看得見他嘴角勾起的一絲笑意。很久以後瑗朵仍然懷念那突而其來的一句,“是我,別怕。”他站在她眼前明亮微微一笑,挺陽光,讓人很是神往,讓她看到了希望。她把手遞給他,舒了一口氣,緊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

……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