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零策划出品

本公司是一家倾力于纸质图书出版的公司,公司始终秉承“让天下人皆有著作流芳”的使命,与国内300多家出版社有业务合作,并辐射港澳台200多家出版社。目前已成功策划出品《铸梦——追忆舅舅陈景润》、《眷村》、《心灵的阳光》、《校花》、《给淑兰的故事》、《板桥林家》、《幸福人生的秘密》、《教你如何学浮泳》、《永恒的衣角》、《中国民族与海洋经济时代》、《101条价值投资的经典启示》、《让孩子与成功有约》等几百种图书。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凌零策划出品 > 新品速递

图书名称:《自是花中第一流》

基本信息
  • 作者:盛芳
  • 出版社:武汉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8年9月
  • 定价:45元

 ISBN:978-7-307-20576-5

内容简介

本书以李清照、张择端、赵明诚的生活变化、感情纠葛为线索,生动记录了中国十二世纪北宋都城东京(又称汴京,今河南开封)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多彩鲜活的女文学家李清照的形象。

【作者介紹】

    盛芳,男,1957年出生,北京人,研究生学历,1974年参加工作,当过插队知青、壮工,曾从事宣传干事、秘书、行业报编辑记者和公务员等工作。1985年接触文字工作,1987年步入文学创作,发表报告文学、通讯等文学作品共60余万字,出版有《杏花盛开之后》《杏花盛开之后之杏花雨》等长篇小说。

目录

第一章  虹桥巧遇     1

第二章  传世玉璧     19

第三章  清照笄礼     39

第四章  李府窥视     54

第五章  横生枝杈     69

第六章  钦点翰林     80

第七章  逞强失言     97

第八章  算计玉璧    113

第九章  赏雪动情   128

第十章  新丽人行   146

第十一章 情随人愿   170

第十二章 元祐党碑   186

第十三章 青州十年   199

第十四章 靖康之难   221

第十五章 国恨离愁   239

第十六章 苏堤相遇   257

【内文节选】

第一章:虹桥巧遇

清明时节的东京汴梁,刚刚沐浴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春雨。城郊的街上被车马、人流踏起的黄土、浮尘,都已尘埃落地,一股湿润的泥土和草木混合的清香味道沁人肺腑。

避雨的人们从商铺、茶室、脚店、门洞或某一个犄角旮旯,一下子又冒了出来,刚刚安静了一会儿的虹桥街面,又喧闹起来。

翰林画院的画师张择端和书童栓儿,此时也走出汴梁城的门洞,向汴河、虹桥方向走来。俩人走到虹桥下,张择端回头望望城门方向,又观察了一下虹桥这边的景致,思谋了一下,示意栓儿上桥、过桥。

过了虹桥,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上了个不小的缓坡,他们来到一棵大垂柳下。张择端再驻足观望:远处的城门,近处的虹桥,坡下的汴河及两岸的景致尽收眼底。但见虹桥上,熙熙攘攘,人流如潮 ; 虹桥下,大小船只穿梭如织,一派繁忙;河两岸,狭窄的街面上各类店铺,招牌林立;再远眺,还能隐隐绰绰地看到城门楼下懒散的兵丁和等待缴税入城的挑夫们。张择端看罢,捋了捋三缕美髯道:“此地甚好,甚好。”

栓儿看看缓坡后面,往下是百十个石阶,石阶的末端是个渡船小码头,便提醒道:“先生,这是一条道哇,很嘈杂的。”张择端看了看后面的石阶和码头,说道:“不妨事,不妨事的。”栓儿便手脚伶俐地支起了画架,摊开了笔墨纸砚,然后就到大垂柳那边一组石桌凳前坐着观景了。

张择端拿着画笔,撩了撩宽大的衣袖,仔细端详着面前的景致,他寻思,从城内街景到城门是幅画面,从城门到虹桥又是另一派景致。虹桥与汴河两岸的景色最为别致,画面也最繁华;从虹桥两岸到远处的郊野又是另一种景色,摘取哪幅画面最好呐?

以虹桥与汴河岸边的街巷、店铺为核心构图,倒是重点景物突出,桥与河成为一个自然整体,加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画面不但完整,画卷也不失为繁华和宏大。但这样构图,城门楼就得舍弃,那样的话,画的大背景— 东京汴梁城就体现不出来了。

或以城门楼与虹桥为主线构图,就得舍弃汴河两岸边的街道、店铺。整体画卷又显得局促和不流畅,虽也算得上宏大,画面的繁荣景象却逊色不少,体现不出东京汴梁乃至大宋朝都市的繁荣昌盛。

若以城门楼、虹桥、汴河两岸三点一线构图,城门内的街巷又显得很累赘,在整个画面中它与虹桥、汴河景观连贯性显得很牵强。另外,有城门楼了,从中透视过去,就是汴梁城里的楼台、街景,这部分也要构图于画中,否则,不但城门楼显得单薄,画的背景— 汴梁城也难见雄姿了。

突然如同灵光一现,他假设自己的画卷要是能无限延长,这该是多么宏大、壮观、富丽、繁华的场面呀!想到这儿,他振奋得眼睛发亮,激动得有点失态。但谁来串联虹桥、汴河,串联城门楼及城里的亭台楼阁呢?总得有个勾连的主线吧,不然,整个画卷还是牛蹄子两半子。

正当张择端拿捏不准一筹莫展的时候,栓儿突然指着城门那边喊道:“先生、先生,城门那儿,骆驼、骆驼队,西域的骆驼队!”张择端瞟了一眼城门方向,仍旧揣摩着。猛然,他又看了一眼城门方向,目光当即被骆驼队深深地吸引住,随后,他用画笔迅速在画面上比划了一个位置,然后几笔勾勒出城门楼,接着几笔,一队恰巧出城的骆驼队被他素描在画面的上端。张择端边画边叮嘱栓儿:“研墨,栓儿,研墨。”只见他几笔紧接着几笔,泼墨如水般的一阵挥毫。

在张择端笔下,七八峰骆驼或昂头或低头匆忙赶路的姿态,牵骆驼人一手牵着骆驼一手招呼路人避让的神态,已经跃然纸上。骆驼队出了城门,正向虹桥走来。

张择端在骆驼队的路径沿边又勾勒了几笔,城门里的市井街景和城外的虹桥、汴河的郊景、街巷就通过骆驼队出城的小路勾连上了。画卷上,城里的市井、城门楼、虹桥、汴河、店铺、人流,和谐地融合在一幅画里。一幅清明时节东京汴梁的一隅和其郊外的景色、轮廓,已被勾勒在画上。

张择端捋着三绺美髯暗想:遇到骆驼队并不稀罕,稀罕的是骆驼队今天走的位置、形状、神态,太绝妙了— 仿佛骆驼队就应该出现在这个位置才有勾连城里、城外的灵动效果,才能带动它要行进道路周边的景致,让其生动、鲜活起来,真是神助我也!

他暗自庆幸自己选择的观察和构思角度。在整幅画的构图中,张择端知道,一幅画的视角和开局,第一个透视点是否鲜活、灵动,直接关乎各个散点的布局和效果。第一个点效果一出,创作就有了心情、激情,就来了憧憬和灵感。想到这儿他不禁喜上眉梢,刚想感叹一番,栓儿又喊道:“先生、先生,快看那条大船,那条桥洞下的大船,快要撞上虹桥了!”

张择端顺着栓儿指的方向看去,虹桥上下的人群正骚动着,并对着桥洞指指点点,大呼小叫。张择端再看虹桥下,一条桅杆还没有放平的大船,正在靠近桥洞,且在靠近桥洞之时,竟然横了过来,眼见就要撞到虹桥了。张择端情不自禁地连声叫道:“不好、不好。”大船上的人们此时也是忙乱成一团。虹桥上下,看到这个场景,骚动中夹杂着惊慌的人们纷纷跑向桥的护栏和桥的两头。

“各位客官都待在客舱里!莫要乱动!”“小厮们!桅杆放到家!舵打死!撑住桥墩!单侧划桨!划呀!快给我划呀!”站在船舱顶篷上的船老大,一连串声嘶力竭地吆喝。在他的吆喝下,船工们放桅杆的放桅杆,转舵的转舵,划桨的划桨,撑桥墩的撑桥墩。大船在进入桥洞的瞬间,桅杆放平了,船头调顺了,大船悠然地过了虹桥。虹桥上下一片啧啧的赞许之声。

“过桥了,过桥了,先生,你看大船过桥了。”此时的张择端并没有理会栓儿的指点、喊叫,而是专注地在画虹桥上下的场面,一笔紧似一笔地挥毫,旁若无人。

坡后的码头上有点喧闹,一条小船停靠下来。一行人下了船沿着石阶爬上来。“到了,终于上来了,累煞我也。”栓儿听到下面的话音,走过去往下一看,是两位貌美的小姐和她们的两位丫鬟,正气喘吁吁地上来了。

 

......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