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业界动态

不忘初心,出书育人,做中国最好的教育出版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60周年是一个极重要的节点,犹如贞下起元,它象征着一个时代的完成,一个新时代的开启。也许是巧合,也许就是命中注定,2017年4月,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启动教育版块改革,“新上教”开始了。

作为新中国第二家全国性专业教育出版社,上海教育出版社有着辉煌灿烂的过去,荣誉册中记载有太多的“第一”或“囊括”。比如:
60年专注做好一件事——出版教材,服务教育。
2017年,上教版小学《数学》输出英国,这是中国基础教育教材首次成系统大规模进入世界发达国家国民教育体系。
今天的上海人几乎都是读着上教的书成长起来的。
上教获得过几乎所有种类的国家级出版奖项。
连续十届获得“上海市文明单位”荣誉称号。
……
60年传承积淀,上教形成了自己丰厚的底蕴,有自己的传统。比如“认真”,面对一部书稿,上教的编辑看三遍五遍很正常,若是教材,审上十几遍是常态。
“不忘初心”是当下热词。那么,上教人的“初心”是什么?
“服务教育、启迪智慧、传播文化、出书育人。”——这是上教的社训。几十年来,上教人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今后,还要继续做下去。出书为了育人,为培育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人而做好出版——这应该就是上教人的“初心”。
“初心”不变,但要实现“初心”,必须与时俱进。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在教育版块改革启动大会上,对改革的目标、方向、路径,有明确的指示:
走向全国,走向市场,走向互联网。
第一,走向全国。上海的教育改革包括课程改革、教材改革、高考改革等,一直先行先试,走在全国前列。全国“一期课改”时,上海已搞“二期课改”,但也给上海的教材出版带来一个困惑。上海基础教育教材一直根据上海课标编制,结果全国教材进不了上海,沪版教材走不出上海。2017年,国家明确教材编制出版乃国家事权,全国启用新课标,今后,沪版教材必须根据国家课标编制出版。这给上教教材走向全国带来了机遇,当然,全国教材同时将进入上海,又给上教教材的上海市场份额带来巨大挑战。
第二,走向市场。将近20年,上教专心出版上海基础教育教材,其他图书出版用力不够。其不利影响是明显的:非教材图书的市场占有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编辑和发行的市场竞争能力极其微弱。
走向市场,是上教的目标,就是在出版品类上,要做到教育门类出版全覆盖,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大中专教育、成人教育、职业教育、终身教育、特殊教育、科普教育、德育……以及与教育相关的心理学等,都是上教的服务领域。不仅要有面的覆盖,而且要有质的引领,每个领域都要有上教的品牌图书。
既然走向市场,就要有相应的管理机制和激励机制,以及与市场图书相匹配的营销发行服务体系。
做市场图书,上教不仅要做教育图书,还将涉足人文社科图书和专业学术著作出版。恐怕很多人不知道,上教还是我国名列前茅的汉语言文字出版重镇。《古文字诂林》《近代汉语词典》《世界文字发展史》……这个传统,上教会继承,更要发扬光大。
第三,走向互联网。互联网+出版、数字教育出版,已经讨论了多年,数字出版代表未来教育出版的方向,是出版发展的最大增长点,已经成为业内共识。而且,近年来业内付诸实践的越来越多。这方面,上教社落后了。上海世纪出版集团领导对数字出版的路径提出了颇具实践指导意义的纲领——“平台运营、资本推动、技术引领、体制保障和版权战略”。未来的几年里,上教社将循此方针,推动教育数字出版工作。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有自信,要坚持“四个自信”。在新时代,做教育出版,尤其要有自信。我们认为,新时代提供了做中国最好的教育出版千载难逢的机遇。
从产值规模上讲,教育出版是中国出版的重要贡献板块;对教材的重视,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因为教材体现国家意志,是解决培养什么人、怎么培养人这一根本问题的重要载体,直接关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和教育目标实现;从大教育的角度讲,教育出版是中国出版的基础和核心。总之,今天做教育出版,重任在肩,机会难得。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些成就,是这个时代中一代代的中国人干出来的;而这一代代的中国人,又是中国教育的受益者。这40年的教育对中国人整体的知识、能力、道德水平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这不是说中国教育没有问题,但目前更值得出版人关注的,是中国教育既不同于传统又不同于西方的中国特质。我们认为,这40年的中国教育,既塑造人才,又改进自身。同样,这40年的中国教育出版,在为教育改革服务(即参与)的同时,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进步。记录、积淀、总结这40年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经验教训,是中国教育出版义不容辞的职责。上教“上海教育丛书”坚持25年,出版图书117种,可以算是这方面工作的一个尝试。也就是说,所谓“中国最好的教育出版”首先不在于出版社的码洋实洋、利润规模的大小,也不在于出版物是以纸质还是以数字方式呈现,关键是要反映、记录、总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教育的伟大实践,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实践做好全方位的出版服务。
我们认为,“做中国最好的教育出版”是上教人薪火相传的应有之义,而“最好的教育出版”是“做”出来的。做出版的人,在这个过程中,将得到锻炼,有所成长。之前60年,上教社培养了一批一流的出版人才,我们希望新时代上教社的出版实践能造就新一代的出版专家、出版家。
在未来的改革中,上教将注重顶层设计,但更主张上教人摸着石头过河。《易》64卦倒数第二卦是“既济”,最后一卦则是“未济”。上教一甲子既济,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上教人将努力把教育出版做得更好、更好……
从1958到2018,上海教育出版社已经耕耘了60年。在此,我们以14篇文章回眸这60年的光辉历程。昨日的光辉,昭示着明天的灿烂,更激励着今天的奋斗。让我们用不变的初心、独特的匠心、勃勃的雄心,去助推转型中的中国教育发展。感谢每一位见证并关心上海教育出版社成长的人!
 
 
                                                                                                       作者:上海教育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缪宏才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